北京快乐8任选七技巧
北京快乐8五行怎么算 北京快乐8奇偶盘有假吗 北京快乐8大小和值法 北京快乐8如何玩赢面大 网赌北京快乐8输惨 北京快乐8任选一 北京快乐8任6注数 北京快乐8最新消息 北京快乐8和怎么看 北京快乐8自动投注器 网易北京快乐8 北京快乐8多少810 北京快乐8五行开奖 北京快乐8在线计划 彩票官网北京快乐8
連載:小說《冷草》(二)

(二)

????因為學校在冷坪的山頂上,到農場種植冬季洋芋,要從山頂下到山腰。二十畝地,對學校而言,彌足珍貴,不僅僅解決了教師們的吃飯問題,洋芋、小麥、芝麻、桐子、蓖麻變賣的錢,還可以維修桌椅,包括教室的裂縫。這一點,每個民辦教師心知肚明。

????周一早上,翰老師就發出通知,周二勞動課,全體同學到火棘嶺半山腰上,一個叫馬桑灣的地方背洋芋種,下周周二,還要去火棘嶺“公社煤礦”背腐植質,廣積肥。

????“什么腐植質?”班長雷小鋤站起來問。

????“火棘嶺上的公社煤礦挖出的黑土,但不是石頭,也不是煤炭,有區別,介于其中的,啊,有區別的,背回來,堆上一段時間會變成肥料,名字叫腐植酸。啊,這個,據說好,對莊稼好,有機肥料,噢,政府都組織人背呢!”翰老師估摸也沒弄明白這事,說話吞吞吐吐,反正政府在鼓搗,就不會錯。

????“報告老師,為了種下冬洋芋,牛糞豬糞撿完了,就在耕牛屁股上吊竹籃。沒辦法,我們生產隊家家戶戶找肥土,房前屋后都挖盡了,房檐下被刨了一層,坑坑洼洼的,聽說那街沿土很肥的。我們學校……”勞動委員賀小兵像在報告一項重大新聞,但他還沒說完,翰老師便讓他坐下。翰老師當然知道,就是賀小兵說的掏肥,其實就是千方百計找肥土。這已不是新聞,因為他家里早被刨了一層,廚房灶膛下都被挖亮了腳,支援農業生產建設,前兩天自己才擔回沙土墊平。估計班上學生都見識了,冬季“廣積肥”行動正在如火如荼開展,農村現在都在挖,都在鏟。但學校沒地兒可鏟,所以翰老師對賀小兵的報告不予回應。

????“明天,全班同學不到學校集中前往,有幾條線路,統一到最后的路口匯合,這個路口叫白巖子,減少行程。”說完,翰老師就在黑板上畫了幾條路線圖,標明了道上的幾處小地名。他知道這些農村孩子,從小都跟著父母去過火棘嶺打柴,甚至翻越過火棘嶺,他們上學都是靠著雙腳走路,不怕苦和累,一定知道路線,而且會按時到的,組織紀律性非常強。

????果然,第二天,在一個叫做白巖子的地方,學生們背著小背篼都來了。白巖子在火棘嶺腳下,過去,當地背鍋巴鹽走鹽大道的“背腳子”,或者走過這條鹽大道的人,都將這里作為攀登火棘嶺的第一站。翰老師沒有背過鍋巴鹽,沒有做過真正意義上的背腳子。而今,自己也帶著學生,蛇行在這蜿蜒的古鹽道,在高山灌木叢中時隱時現。

????路很難走,攀登了一段后,雷小鋤實在走不動了,蹲在地上,頭發被汗水濕透。翰老師心疼,俯下身子,將她拉了起來,說:“孩子,堅持走,別躺下,躺下你就起不來了。”走過這條鹽大道的人都知道,只要上了道,就只得往前走。幾百公里的山路,往前走難,退回去更難,數不盡的背腳子就是累死在鹽大道上。翰老師像一個趕鴨人,一路帶著這群小鴨子,在崎嶇的山路上生怕走丟了一只。

????洋芋種子就在火棘嶺的半山腰中,半個多小時路程,但都是難走的陡坡路,石灰石鋪成的階梯,高低不平,當地人稱為“三尺路”。下到白巖子后,再走兩個小時,才到達冷坪。勞動委員賀小兵,本就個大,為爭表現,背的洋芋種比別人多,他早已餓了,忍不住從口袋里拿出豬兒粑,大口大口的嚼起來。看見賀小兵如此,同學們有的拿出番薯土豆,有的拿出飯團,圍了過來,開始啃吃。同學們叫番薯為“啊哦”,因為形如拼音字母的a和e,邊吃邊“啊哦啊哦”地叫,叫完便嘻嘻哈哈的笑。雖然在農業中學讀書參加勞動的時間多,他們是擁有知識的農村娃。

????吃了點東西,雷小鋤和許小鐮開始做游戲了,她倆扯下一根冷草,將上面青青的小果粒摘下,撒在一張紙上,用手攤著,口對著冷草子,啊-啊-啊,叫起來。這個時候,奇跡發生了,紙上的冷草子,像一只只大個的虱子,排列成一串一串的,在紙上游走。

????翰老師突然看見,有兩個學生沒帶干糧,同學們吃東西時,便不聲不響的躲到一邊去了。翰老師也感到餓了,他得回學校,到食堂要點吃的。他望著走遠的兩個學生,心里極其不是滋味,但他什么都沒有,就連自己也在忍饑挨餓。現在的農村情況,總比三年天災強,那兩個孩子,回了家,就能有吃的。翰老師就這么安慰著自己。

????第二天,雷小鋤、許小鐮、賀小兵他們按照分工,有的帶了鋤頭,有的帶了糞桶,有的背了背篼,在操場上集合。翰老師走到操場,朝雷小鋤喊了一聲:“班長,清點一下人數!”雷小鋤點名后,翰老師開始安排:“分給初二年級一班的,有十塊地,三畝。一組男同學,負責擔糞,女同學澆糞,二、三組負責翻地,四組負責播種和蓋土。已經有幾塊地,秦家大隊的農民老大哥支援我們,給辦好的,剩下的不多了。上午前兩節課,一、四組同學在教室學習,二、三組的同學勞動,第三節課后,一、四組勞動,二、三組回教室。不準擅自離校,注意安全。”布置完畢,頓了一下,翰老師提高嗓門,大聲喊道:“不準擅自離校!不準擅自離校!下午允老師的數學課!”

????翰老師是二班的語文課,只有一半的學生,但還得講,另一半學生在農場勞動,還得抽時間再補。翰老師下課后,習慣性的拍干凈身上的粉筆灰,將頭發向后理一理,左手拿著書本,右手拇指和食指拿捏一截兒粉筆,走出教室,步態優雅。翰老師中等身材,體形勻稱,外表清瘦,衣著整潔。他非常注重儀容儀表,是這冷坪農中最具紳士風度的老師。

????其實,翰老師不用到農場,因為莊校長聘請了秦家大隊的農民老大哥在現場指導,這些農村學生非常熟悉農活,稍微點撥一下,就會操作。但兩節課后,翰老師還是不放心,放下書本,隨第二撥學生來到農場。挑大糞的學生中,就有班長雷小鋤,她個子矮,幾乎和糞桶扁擔齊高,但堅持要求擔大糞。在下坡的時候,糞桶被石坎拌了一下,許雷小鋤連人帶桶摔倒。翰老師見狀,便安排她播種,調了個男生替換。

????“冷坪,這樣的名字,奇特。”翰老師在坡地上不停的走動,心里也在嘀咕。自己讀的就是師范學校,家庭成分不好,沒當上公辦教師,現在公社辦了這所農業中學,雖是民辦,總算圓了教師夢。但現在的學校,教師和農民有區別嗎?真是世事難料,自己會到這樣的學校當教書匠。

????下午放學后,翰老師來到教室,安排周四的勞動課。剛走到教室外,便看見允老師大踏步走出來,洗得發白起皺的藍色勞動布中山服上滿是粉筆灰,牙齒露到外面,笑得合不攏嘴。翰老師就知道,他一定是出了一道題,一定將學生難住,他給解了。

????這個允老師上課,就喜歡來點懸念,像作畫一樣在黑板上板書,最后一個字的最后一筆,故意拖得長長的,粗粗的,然后將剩余的粉筆頭用力擲到黑板下的角落,突然轉身,說:“就這么簡單!”看見學生們驚訝的望著黑板,他便十分得意,笑歪了嘴,露出兩排大牙,轉身走出教室,而且保持著齜牙咧嘴。他是樂在其中,他甚至經常都不講究下課程序,不太注重師生禮節,隨心所欲。

????見允老師遠去,翰老師丟了一句“傲慢滑稽的家伙”,便進了教室,大聲說:“請同學們靜靜,靜靜,明天又是勞動課。”翰老師講完,教室里“嗡”的一聲炸開了鍋,許小鐮呼地站起來,身子歪著,扭頭看著翰老師:“我們天天都勞動,還讀書不?”許小鐮說完,作一臉委屈狀,坐下,左手使勁抓住頭發往下扯。馬上有學生附和:“還讀不讀書?”像這樣的尷尬,翰老師已經不是一次經歷了。他感覺自己應該是無言以對。但是,這些純樸的鄉下人,老實巴交的農家子弟,還是很好說服的,就像公社嚴書記糊弄民辦教師拖欠工資一樣。

????“同學們,大家想想,我們學校叫什么名字?”

????“農業中學!”馬上有人回應。

????“對,農業中學,農業中學就跟農業息息相關,我們不干農活,哪還叫農業中學嗎?”

????“翰老師,我們都聽過多遍了,總之,我們是來學校讀書的,天天勞動,還不如在家務農。”

????“半工半讀,這就是農中。學習和勞動是融合在一塊的,學以致用,不能分裂。”說到“分裂”二子,翰老師感覺不妥,突然停了一下,然后繼續說道:“同學們,現在國家窮,你們家里也窮,很多家庭孩子讀不起書,甚至連農業中學都進不起。同學們,像這樣的家庭,你們哪個生產隊里沒有?沒有嗎?”同學們不再言語。“別說學生要勞動,連老師都要勞動,我就是民辦教師,一邊當老師,一邊當農民!我放學后,還要趕回去,家里農活都得做,不做,行不?啊,同學們,大家說說,行不?不干農活,能生活下去嗎?一年四季,一季都耽擱不得的,耽誤一季,就得餓肚子。”這分明是嚴書記和莊校長的語言風格。“農業中學就是勞動中學,這不合邏輯的。北京還有農業大學呢,大學生也天天勞動?”許小鐮說。“這不是邏輯問題,是現實,我們不討論這個,啊。”翰老師回答。

????許小鐮已經滿臉緋紅,有幾個同學小聲在說話,她都聽清楚的,說小鐮就是地主家的嬌小姐,有資產階級思想,在家不干活,好吃懶做等等,干脆有人直呼:“地主妹!”

????“同學們,大家可以回家問問,附近有送到縣城和區中學讀書的學生,他們勞動嗎?據我所知,他們也要勞動的。”翰老師繼續啟發。

????“翰老師,我們生產隊里就有一個,在區中學讀書,住校生,也要勞動,還要到長江邊背沙背石頭填操場,學校也有農場,叫分校,在火棘嶺的半山腰。每個班每一學期要到分校勞動一個月,種洋芋、種玉米,還要開墾荒地。他給我說過,團支部就建在分校,想入團的,不看成績,看勞動,看手上的干繭。他就是在一次勞動中,搶著挑大糞,一人頂倆,表現積極,火線入團。”班長雷小鋤發言,她說完,便用手撩了一下劉海,露出發亮的大額頭。

????“許小鐮就是想偷懶,哼哼,翰老師,您就安排吧,我們熱愛勞動。”勞動委員賀小兵站起來說,鄙夷的看了一眼許小鐮。

????翰老師停了一下,他看了看許小鐮,心里替她委屈,其實自己也挺委屈的。他心里清楚,自己剛才那一席話,簡直就是狗屁邏輯,蒙孩子的。學生表現出來的心里活動,其實是單純的,很值得肯定的,因為學校本應“以學為主,兼學別樣”,但現在,為了民辦教師的生存,為了農業中學的生存,不得已犧牲大量學習時間,換了自己,也會抗議。但目前這種狀況,得硬著頭皮挺過去。生在這樣的年代,誰都在硬挺,誰也得硬挺,不然,咋辦?

????“明天,全班同學到前次背洋芋種的地方,背腐植質,線路不變,時間不變。”說完,翰老師在黑板上畫出幾條線路,幾條粗線條。畫完,粉筆頭掉到黑板下,然后一言不發,轉身走出教室。班長雷小鋤知道翰老師心里不愉快了,為什么?翰老師一般不丟掉粉筆頭的,他習慣于將粉筆頭捏在手指上,或者輕輕放進一個空盒里,然后右手一揚,很優雅的喊一聲下課。班長雷小鋤他敏銳的觀察到了老師的這一細微變化。雷小鋤是對的,翰老師真的不愉快了,但決不是許小鐮頂撞了他,這一點雷小鋤卻是不會明白的。

????翰老師早早的來到火棘嶺腳下白巖子等待,學生們很準時。許小鐮也來了,這次,她換成了一個稍大的竹背篼。“想爭點表現,挽回昨天頂撞老師的面子。”翰老師已經注意到了這個細微變化,用手提了一下小鐮的背篼,看著她點了點頭。雖然沒說話,許小鐮已然明了,翰老師在表揚和肯定自己,也一定原諒了自己的小性子。今天,她也是想向同學們證明,自己不是偷懶的人,沒有資產階級的享樂腐化思想,決不做“地主妹”。

????每一次走火棘嶺的龍角石路,翰老師和同學們的腿腳都會酸疼幾天。這條曾經的鹽大道,坎坷不平,猶如攀登天梯。翰老師看見石板上留下的蜂窩似的背杵印,心里暗自驚嘆背運鍋巴鹽的祖先,也驚嘆現在還走在鹽道上的山民,他們為了生存,不得已翻山越嶺,拼命掙扎。相比之下,自己還算幸運。

????腐植質背到冷坪的農場,早已有其他班級學生在那里等候。每鋪上一層腐植質,便潑上一層大糞,背回的腐植質堆成幾座小山。他們淋灑完糞水后,再用薄膜嚴嚴實實蓋上,用石頭壓著。這樣過了冬,就可以當有機肥上到地里。

[打印]

[責任編輯: 石柱謝天]

北京快乐8任选七技巧
北京快乐8五行怎么算 北京快乐8奇偶盘有假吗 北京快乐8大小和值法 北京快乐8如何玩赢面大 网赌北京快乐8输惨 北京快乐8任选一 北京快乐8任6注数 北京快乐8最新消息 北京快乐8和怎么看 北京快乐8自动投注器 网易北京快乐8 北京快乐8多少810 北京快乐8五行开奖 北京快乐8在线计划 彩票官网北京快乐8
重庆时时彩安卓app 打击越南时时彩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手机 快彩助手app 五分赛走势图软件下载 三分赛车是哪里开奖的 2019年神婆码报92期 彩票网站app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查询